栏目导航
新闻资讯
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
推荐产品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地址: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动态 >
"国民闺女"迭代图鉴:80后生不逢时、90后转型成流量,00后走向电影咖

 今年暑期档,电视剧《少年派》的热播让“国民闺女&乐橙国际娱乐网站rdquo;这个词再一次回到了大众的视线。赵今麦饰演的林妙妙既有点“小作”又灵动可爱,把一个生活在“鸡飞狗跳”中的高中生演绎的活灵活现,迅速打开了自己的“国民度”,成功坐实了观众心目中新一任“国民闺女”的位置。

从金铭、关凌再到杨紫、关晓彤,每一位“国民闺女”都曾经受到过万千宠爱,却也难免会迎来成长、转型的困境。为此,我们特意选取了几位公认并具有代表性的“国民闺女”,来看看她们的职业发展表现,和并不算平坦的“转型”之路。

成为“国民闺女”需要哪些特质?

纵观电视荧屏上一波又一波的“国民闺女”,我们大致上可以按成名时间与年龄分为三代:80后的金铭和关凌;90后的杨紫和关晓彤;00后的张子枫和赵今麦。

这么多年来,走红过的童星数不胜数,真正能说的上是“国民闺女”的却只有这么几位。那么,成为“国民闺女”究竟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首先,从外形上来讲,“国民闺女”与普通童星相比最重要的就是有观众缘与亲和力。她们未必是最漂亮的那一个,却一定要机灵可爱、我见犹怜,给予屏幕外的观众一种“我也想有一个这样的女儿”的强烈代入感。以上6人除了关晓彤的气质稍显强势更偏向叛逆少女外,都无外乎是这种类型。

其次,让这些“国民闺女”进入观众视线,奠定“地位”的,必然是经典、深入人心的作品。作为琼瑶剧的御用童星,金铭9岁就出演了《婉君》,圆圆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再加上灵动的表演,让她迅速火遍大江南北。

关凌和杨紫则都是凭借耳熟能详的家庭情景喜剧给大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1993年播出的《我爱我家》中,关凌饰演了贾志国与和平的女儿贾圆圆。以伶牙俐齿、鬼精鬼灵的新时代学生形象给观众带去了无数的欢声笑语。杨紫在《家有儿女》中饰演的夏雪更是这么多年来“国民度”一直在线,学习优秀又率真活泼的她是90后心目中的不可磨灭的童年回忆。

和关凌与杨紫不同,关晓彤的“国民度”不来自于单一的某部影视作品。自2001年进入演艺圈,她就开始在各种影视作品中出演主角的女儿,其后参演的《一仆二主》《大丈夫》《好先生》等都是大热电视剧,可以说产生了“刷屏”一般的效果,把自己和“女儿”这个词牢牢的锁了,自然也就成了“国民闺女”。

而新生代的张子枫与赵今麦走的也是类似于关晓彤的路线。张子枫的《心术》《小别离》,赵今麦的《我的!体育老师》《少年派》,都是叫好又叫座的电视剧作品。而相较于关晓彤现如今被网友们反复质疑演技,两位00后“闺女”的大众好感度明显要高很多。无论是《少年派》中林妙妙“作天作地”的真实立体,还是《唐人街探案》中思诺令人后背发凉的诡异一笑,都证明了她们的演技与实力在同年龄段女演员中确实算得上优秀,未来是否能够继续做到“国民度”与口碑并存,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80后“生不逢时”

90后一跃成为“流量小花”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民闺女”也会“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更新迭代。毕竟总会有人是“国民闺女”,但没有人能永远是“国民闺女”。对于这些已经家喻户晓的童星来说,转型就成了最大的问题。

这时候优势反而成了“负累”。她们成名的太早,小小年纪就有了深入人心的高人气角色,以至于要打破这个既定印象走出舒适区变得非常难。不少观众对她们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孩童时代,一旦她们以成年人的形象出现,观众的接受度就会下降。

下图是这些“国民闺女”18岁之前(包含18岁)与18岁之后的作品数量,还有总作品数。

我们可以看到,她们的作品数量并没有按照普遍的规律与出道时间长短成正比。金铭和关凌在凭借琼瑶剧与《我爱我家》大火之后,一直产出有限,近些年来已经基本淡出了大众的视线。首先,无论是小婉君还是贾圆圆都是非常成功、经典的影视形象,想要超越自我重回巅峰并不容易。另外,“时势造英雄”,80后的“国民闺女”很遗憾的没有赶上2014年之后影视行业的黄金爆发期,她们面对的资源有限,成年后的转型之路也就更坎坷。

而对于90后与00后的4位来说,影视行业的飞速发展,还有粉丝经济的不断兴起都是她们事业上升的垫脚石,不但走红变的更加迅速,转型也相对更加容易。到今天,90后的杨紫和关晓彤已经基本完成了从“国民闺女”到“小花旦”的转型。从上图可以发现,18岁之后,杨紫的作品有25部,关晓彤有15部,金铭和关凌分别只有9部和4部,可见两位90后“闺女”转型的成功程度要远超“前辈”。

在上面这张6位“国民闺女”播放量最高电视剧作品的排名图中,杨紫和关晓彤仍然是名列前茅。两人可以说是“国民闺女”中当之无愧的“流量担当”,成年后在电视剧领域的国民度仍旧居高不下。

2015年开始,影视剧市场迎来了仙侠、古偶大IP的全面爆发期。此前发展并不算太顺利的杨紫借着这场“东风”成功转型,《青云志》是她甩掉“国民闺女”标签向“流量小花”蜕变的重要节点。之后,她又凭借《欢乐颂》《香蜜沉沉烬如霜》中全情投入的走心表演再一次回到了事业巅峰,风头一时无两,成为了众多”国民闺女”中转型最成功的一位。

而关晓彤的转型之路则要更一波三折些,《好先生》中的彭佳禾是她在“国民闺女”时期最后一个受到观众好评的角色。其后,不论是古偶剧《凤求凰》还是青春偶像剧《甜蜜暴击》《极光之恋》,都口碑不佳。不但没有延续之前的国民好感度,还被观众质疑演技有了大幅度“退步”的现象。目前看来,关晓彤身上的明星光环已经超越了演员的身份,想要做到流量与口碑并举,还需要在作品质量上多下功夫。

“国民闺女”转型无法一蹴而就

用心靠演技说话

其实,不论是什么年龄的演员,观众关注的核心都是演技,“国民闺女”的转型之路虽然漫长,优秀的表演却永远是突出重围的“关键武器”。那么,让我们来分别看看这些女演员最高口碑和最低口碑的影视作品。

每一位“国民闺女”的豆瓣最高分作品都超过了7.5,也就意味着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碑代表作。其中,关凌的《我爱我家》、杨紫的《战长沙》、关晓彤的《父母爱情》甚至都超过了9分,可以说是国剧中当之无愧的翘楚。而除了杨紫的《战长沙》之外,其它人的高分口碑剧都是来自于未成年时期的非女主作品。这也再一次说明了,杨紫是“国民闺女”中“进化”最彻底的,她以扎实的演技成就了自己转型的可能性。

关晓彤则是所有人中作品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口碑最低的《极光之恋》只有2.4分,也是这部剧情浮夸、演技尴尬的偶像剧,让她从演技派童星一下子跌落到了“无脑玛丽苏”的水平。

再来看看这些女演员的电影作品最高票房排行情况。张子枫和赵今麦两位00后在电影上的成绩可谓是后来者居上,不可小觑,年纪轻轻已经有了票房与口碑双丰收的代表作。赵今麦出演的《流浪地球》在上映后迅速掀起“科幻”热潮,并以46.55亿的收官成绩荣登内地影史票房排行榜第二位。张子枫出演的《唐人街探案》则将幽默搞笑与严谨的推理结合,开启了国产悬疑电影的“侦探宇宙”。

近日有传言,赵今麦可能会出演《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的新作电影。张子枫未来除了有《唐人街探案3》会与观众见面,还将与白百何合作电影《亲爱的新年好》。两位“妹妹”的“电影咖”之路目前看来已经有了眉目。

上图是这些“国民闺女”第一次“挑大梁”担当女主的作品和时间。80后的金铭和关凌一直到28岁之后才从“闺女”变成了女一号,可见市场给她们的机会并不多。而出演女主比较早的杨紫和张子枫分别在9岁和12岁就挑起了大梁。《女生日记》虽然算不上杨紫所有作品中最具知名度的,但7.6的评分也说明了剧集本身的质量过关,杨紫再度演绎类似“夏雪”的角色,大众认可度也会比较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还未播出的《初恋那件小事》,以上这些“国民闺女”首演女主都未能激起什么“水花”,没有令人耳熟能详的作品出现。这也说明了,“国民闺女”的转型之路充满崎岖,绝不是能一蹴而就的。

而在影视作品之外,还有更多的维度可以展现这些“国民闺女”的职业成绩。比如参加综艺和商业代言的多少,都说明了她们的市场价值和职业活跃程度。

80后的金铭和关凌没有常驻综艺作品,90后的杨紫和关晓彤分别有两档,00后的张子枫有一档。这些综艺节目让她们在影视作品非播出期依旧能维持一定的曝光量,保证人气和商业价值不下降,同时也能使自己的形象与人设更加立体丰富。

商业代言则主要集中在杨紫和关晓彤两人身上。从2016年开始,杨紫的代言总计有23个,关晓彤总计有13个。

“国民闺女”是“童星”这个大群体中一个小小的分枝,也是这一群体中站在金字塔尖的顶流,她们的转型难也意味着整个童星群体的困境。好在,从2017年开始,网络剧全面崛起,影视市场不断拓展,急需一批年轻、清新、演技优良的“新鲜感”面孔,不少童星都抓住了这一风口转型成为主角。例如凭借《你好,旧时光》和《余罪》大火的李兰迪与张一山。另外,童星的转型要注意循序渐进,如果儿童时期有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转型后可以先延续此人设路线,再慢慢向更多元化的方向发展,这样也更有利于大众接受。

结语:

演艺圈是一个新人辈出,更新迭代迅速的地方,“国民闺女”这顶“帽子”也是如此,不同年龄层的“国民闺女”有着不同的转型际遇,每个人最后的“成绩单”也相差甚远。

80后的金铭与关凌没有转型成功,随着时间流逝逐渐淡出了舞台。90后的杨紫和关晓彤则跻身为当红“小花旦”,成为了“流量担当”。00后的张子枫和赵今麦年纪轻轻,演技就已经得到了观众的认可,或许有成为“电影咖”的趋势。